冷拉钢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冷拉钢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谢百三我劝操盘者要有善良心有几分敬畏才好

发布时间:2020-10-16 23:55:10 阅读: 来源:冷拉钢厂家

谢百三:我劝操盘者要有善良心 有几分敬畏才好

上海国债期货市场在关闭了18年以后终于又开启了,这个消息令人振奋、激动,也夹带着几分担忧。特发表笔者当时为此事写的一篇小文章——《上海国债期货市场“327”烈变》的一些观点,以飨读者,也以期引起人们的警惕与重视。  一、几个事情要补充说明一下  ①在327事件中,万国亏损达16亿之巨,难以为继,后被申银兼并,成为今日之申银万国证券。  ②当时上海市民人心惶惶,担心万国破产,纷纷去万国证券抛股兑现。时任副总理的朱镕基亲自赶到上海,连夜召开紧急会议,很果断、坚决地处理此事。提出:一、先不要追究个人责任;二、全上海的银行行动起来,一起拯救万国证券。他令各大银行借钱给万国证券,万国各营业部柜台上堆满了如山似成捆的人民币,起先蜂涌而来排队兑现的市民一看此情,顿时人心安定下来,过了一阵,纷纷散去,不抛股,不兑现了,股市也渐渐走稳,回了上去。  上海证交所后来对“327”事件的处理,协议平仓,及5月份关闭国债期货市场应都是朱镕基亲自决定或批准的。尽管当时的处理也颇有非议,但都是最符合实际国情的。  ③事后没几天,管金生总经理忽然发现了我于出事前十天发给各大机构的研究报告。这份报告研究了当时的通胀严峻形势及财政部为了保证国债信誉,极可能将几年前低利率及现在高利率的差价5.28元补上,再加上保值贴补率,因此最终价会很高,“谁如果在‘327’等国债期货上做空,将会陷入灭顶之灾,亏得一无所有。”管金生事先高高在上,根本不看我们高校老师的研究报告。  事后,他的手下将我的报告再给他看时,他痛苦万分,后悔不迭,第二天请我们去谈一谈,他十分诚恳及悔恨,说可惜了,可惜了,并说:“谢老师如果想下海,我们万国第一个欢迎。”他还借了我一个当时很时髦的BP机,让我随时和他保持联系。  ④北京仍有学者盯着这件事,在“两会”分组会上讨论,说:北京出了王宝生,处理了;上海出了管金生,违反金融法规,造成国家重大损失,为什么不抓?  在这种社会压力下,管金生不久就锒铛入狱,获刑16年,结束了其“股圣”的历史。理性地思考,管金生是在最后8分钟令全国万国证券分公司自营账户一起巨量砸空“327”,有的属于无资金的虚假做空,是犯了大忌的,只有少数分公司未执行。我北大同学姚敏良在深圳万国当领导,他们分析了当时形势,不敢做空,顶住而未执行管的命令。  ⑤上海证交所于当晚召开紧急会议,各大证券公司领导均去开会。上交所总经理蔚文渊向大家(多方)打招呼,大意是,这次万国犯错出了大事,大家要让它一步,万国如果完全被打死了,破产了,大家(多方)也赚不到钱了。多数证券公司领导表示理解上交所的处理。  上交所的行政处理结果救了万国,中止了它更大的亏损,减少了国企的损失,也停止了众多散户的更多的盈利,在当时转轨时期,大家理解也接受了,但却客观上破坏了金融市场的游戏规则,破坏了金融市场的信用,这在成熟市场是万万不敢干的。  ⑥今天,国债期货市场要重开了,是好事,它会促进国债发行,它会吸走相当一部分资金。它放大33倍(原来放大40倍),但是,通胀当时高达25%,现在仅3%,波动小了,操作空间也小了,它还限定50万以上的人可进入,不过现在M2多了,依然是魅力与风险共存啊!  股友、期友们,小心小心再小心啊!  二、上海国债期货市场“327”烈变的教训  这一事件给人的教益极深:  (1)国家对期货尤其是国债期货市场监管仍不够有力,没有一个自动风险控制的电脑报警系统与机制。  (2)国家一些重大的经济政策(如327贴息等)决定、公布太慢。如果一开始就明确,断不会有如此多人在此低价上做空。这也无形中使空方产生错觉。  (3)证交所没有及时报警、限定紧急平仓的机制及电脑装置,没有对各公司持仓席位、借他人席位的监控审计手段,也没有关于因政策变动引起价格巨变时的应急措施。  (4)空方各大中机构的一些同志对宏观经济不研究,对于因通胀引起的不断上涨的贴补率预测,屡测屡错。此次通胀是各种因素综合作用下形成的混合型通胀,形成得慢,能量聚集得大,因此退下去也退得慢。据悉,上海一些大机构自有一套理论,偏坚信327兑付时贴补率会降到9%以下(那样的话兑付价应为146.5元)。此外,对于贴息5.48元,笔者早在1995年元月10日就撰文指出:“国债192在今年6月兑现时,有可能补上原年利息9.5元与现银行年利息12.24元之间的息差(2.74元),两年为5.48元。这个息差问题,做空者必须考虑。……”当时,文章发表后,一些做空机构将这苦口婆心的劝告当作“唱多”。有友当晚来电称:“以后别写唱多文章了,有的做空机构很不高兴。”其实,当时撰写此文,是事先反复查了财政部1993年7月10日公告及1994年3月17日财政部长答记者问等多份材料后,意识到贴息可能性极大,意识到坚持做空者,有一天可能会为此亏得惨不忍睹,可能会被爆仓打穿,因而两次在大报刊上撰文提醒,劝告空方主办,然而却未引起他们的注意!竟有那么多的大机构在如此重大的问题上不研究政策法规,以致遭今日之大难。实在令人痛心!  (5)个别主力机构总想通过上海国债期货市场的混合交收制度,通过做空,将1995年发行的“不保值”的所谓“垃圾国债”,硬塞给多方机构与散户,达到发行新国债及自身盈利的目的。这种不管群众痛苦、不体恤民心的心态,导致他们一意孤行,逆势做空。当财政部宣布上市仅1/3相当于500亿元(1000亿元不上市)时,他们的想法不仅落空,而且必然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反过来被众多的散户多头一起淹没在灭顶之灾中。因此,我劝所有大中机构的操盘者们在期市这个市场经济竞争场上,要保持一颗正直、善良的心,才能得到人户的支持,顺市场、顺民心而为,顺之者昌,逆之者亡。说心里话,尽管我一直看多,做多,但却时时为做空机构、散户难受。当财政部公布贴息决定时,我正在由京返沪的列车上,深为做空主力忧虑,这简直是水淹首顶啊!里边还有复旦不少毕业生呢!怎么办呢?切记: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  【本周股市:在人们对国债期货重开的期待和恐惧中温和爬行,还是板块牛市。投资者对新生的市场要有几分敬畏才好。不知深浅,切莫下水。】

培训alevel数学

alevel辅导一对一

alevel在线辅导

ib课外辅导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