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拉钢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冷拉钢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原来我的网恋在咫尺[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0:33:37 阅读: 来源:冷拉钢厂家

丹丹是我为她起的名字,认识丹丹的时候,她刚好20岁。很偶然,她是在一个BBS认识我的,并加了我的QQ。

丹丹是谁呢?

哦,丹丹就是网名叫“轻舞飞扬”的女孩子。

在一个晴朗的周末,青晴、雨心、乔和我一起去霄夜的时候,青晴凑得很近,用令人窒息的口吻对我说,韩兵,明天我们去扬州,你一定要去!“一定要去,你有没有搞错?”“就要你去!就你!”明天下雨怎么去?于是青晴说她早就打气象台电话了,明天决不会有雨。唉,这个青晴,总是那样骄横跋扈,也只好由着她了。

五月的江南虽然时阴时雨,空气燥热,但透过车窗却依然能感受到春天的浓郁气息,沪宁高速两旁,已是绿色的海洋,有晨风掠过,碧波连绵,小鸟竞翔。青晴与我同坐,她更是像春天里绽放的一朵鲜艳的小花,楚楚动人。本来嘛,青晴就是我大学时的班花,在那时风光了好一阵子,引得邻班的好几个男生不时的追逐,但小女生却嬉笑玩乐,有时候她狗急了,竟一口咬定我,说是名花有主,害得我可是百口莫辩。

哎,给你话梅,话音刚落,青晴的小手已经调皮地将话梅送过来,并塞到我嘴里。

“怎么样,好吃吗?”歪着脑袋的时候,青晴真像个十几岁的小孩子。

“当然好吃啦,你没见韩兵的眼睛都眯起来了吗。”雨心在一旁打趣道。

“是嘛,酸溜溜的哦!”青晴就这样鬼的可以,明明说了人家的坏话,却一脸无辜的样子,还瞪大眼睛傻傻的笑,让人无法拒绝这样的天真,雨心也不例外。

“真是个小魔女!”雨心说。

乔总是望着窗外,很认真的样子。

因为旅行社的车早晨出了点故障,发车晚了,于是临时决定先到镇江,晚上再赶到扬州去。

也许是白娘子千古美名的缘故,金山寺人流如织,人潮涌动。

乔是一个内向、本份老实、不善言辞的人。

“如果我是许仙,我一定不会听信法海的话!”他说。

“那你一定不会是许仙!”我听见雨心的声音,很低,仿佛是空气里飘过的一丝飞絮,轻柔却不着边际。

现在的女孩子,早已经把那种不善辞令的男孩子给忘却了,她们更愿意听到那些花言巧语。哎,可怜的乔..我看到雨心,依然是一个人走在前面,飘扬的发丝宛如一泻飞瀑,在午后的阳光下反射出晶莹的光晕来。

日落黄昏的时候,我们上了船,雨心说要看看长江浩淼的水面,便径自下车去了,还有那个“保镖”———乔,也接着跟了下去。这时候,我发觉青晴在有意的拽着我的手臂。

干吗呢,又不是我的恋人,我心里嘀咕着。

窗外,一轮红日依于水天之间,碧波万倾,犹如镏金溢彩一般,雨心娇小的身影就镶嵌于金色的辉光之中。在金色的辉映下,亦梦亦幻的情景不禁又让我想起了丹丹,也是那样的虚幻并且真实,也是那样的一件粉红的衬衣,在我的梦幻里游移。

“你喜欢她?”青晴问我。

“怎么这样想呢?”

“可你怎么就一直在看她呢?”

是啊,我为什么看她?我为什么老去看她呢?我疑惑,也许是因为丹丹。

“你看着我!”,隐约中听到了青晴的呼喊。

乔做着手势,似乎在对雨心说些什么。

车到扬州的时候,已是满天星辉了,我们胡乱用了晚餐,便早早的倦缩在了房里。

我倚在床上胡思乱想的时候,手机欢快的蜂鸣起来,不用说就知道是丹丹打来的。如果在QQ上找不到我,她就一定会使用短信,这是我们的约定。

“我睡不着,陪我聊聊好吗?”

“我也是,正想你呢。”

“你在那里?”

“在家,有些烦,不想上网。”我撒了谎。

“一样啊!我也是!”

“怎么啦,有人欺负你?我帮你!”打上一个微笑的符号,这是最流行的心情标志。

“没,是心有些乱。”

“想别人了呀!”

“什么呀,不跟你说了..”

“还在吗?就想和你聊..”

“那就见面吧,省得我也想你!”

“才不呢,我喜欢这样。”

“可我想你了呀,见见吧,老婆!”网络就是这样的神奇,两个素昧平生的人可以夫妻相称。心里想着,不禁笑出声来,惹得乔在一旁瞪着大眼睛看我。

“ Jokul ,说真的,我今天好像是看见了你似的,有那种感觉。” Jokul是我的网名,只在和丹丹聊天时用。

“不会吧,怎么可能?”

“我只是说感觉嘛,又没说真的。”

“好啊,又想别人!”

“没,哥哥别生气嘛,亲你一下,呵呵。”顽皮的丹丹。

“不够,我要抱抱!”

“啊,这样啊,谁还敢见你呀,哈哈..”

和丹丹聊天就这样轻松,无所顾忌,像是在网恋。有人说如今的网恋就像中国的手机一样的普及,多贴切的比喻埃这个晚上和丹丹聊了很久,不知不觉中就睡着了,梦中,还真的见到了丹丹,我看见她从金色的霞光中飘然而来,于是我就去拉她的手,去拥抱我心中的丹丹,但拥在怀里的时候,却惊异的发现,她原来就是———雨心。

到了扬州,才真正感受到了那“两堤花柳全依水,一路楼台直到山”的瘦西湖,俨然是国画长卷,令人心驰神迷,我们一如既往的嬉笑游乐。

“给我们照张合影!”青晴将相机塞在了雨心的手中。

能看得出来,青晴的眼中分明充斥着挑衅,虽然她依然在微笑着。

“我们一起合影吧!”我提议。

“不,我就要与你合影!”

这算什么?一个标准的野蛮女友,我心里嘀咕着,却又不好说出来,做她替身男友真不容易埃雨心到是没说什么,她在相机里看了好一阵子,按下了快门,然后很自然地将相机递过来,“也帮我拍一张”,她说。

镜头里的雨心看上去很文弱,她静静地站在桥下,没有任何夸张的表情,一如平日里我熟悉的雨心。

于是又想起我的丹丹。

“我睡不着,陪陪我好吗?”那天晚上,她的头像又一次闪烁起来。

“可我想睡了呀,你也早点休息吧!”

“不行不行,你别下,陪我!”

同样的命令口吻,听起来却很顺耳,是一个女孩子的真心邀请。

“恩,那就陪你吧,”我很乐意接受这样的邀请。

在网络里,我们时常如此的嬉闹着,她不在的时候还真有些孤寂的感觉,或许这只是一种习惯,渐渐地演变成一种依恋,宛如一根无形的纽带,连接着本不熟悉的我们,但心却接近了许多。

我真希望青晴就是丹丹,而不是那个野蛮女友。

雨心病了,那是在晚上,青晴突然打来的电话。她说雨心病了,你们快来。

雨心躺在床上,脸上毫无血色,惨白的,渗着雾一般的汗珠。她已经不能说话,目光呆滞,似乎是在看我。

打120 ,送医院,急救,一切都在紧张中进行。

“怎么会这样呢,好好的呀,我从来就不知道她生病啊!”青晴哽咽着。

“也许是她不想说吧,医生说她早就病了,而且很严重。”乔在一旁说。

可我怎么也想不明白,好好的雨心怎么说病就病呢,为什么我们从来就不知道她有病呢,无论如何,我们也是经常在一起玩的好友埃又想起了丹丹,该告诉她我们现在的处境,也省得她总在网上等我。

“在吗,丹丹?”我发出了一个短信。

“睡了吗,丹丹?”我又发出第二条信息..没有回答,很久。看着空白的手机屏幕,我有些诧然,这时候丹丹应该还没有睡觉呀,一种不详的预感侵扰着我,丹丹,你可不能有事啊,我需要你,我相信我们会是最好的恋人啊!一阵轻微的震荡告诉我,那是丹丹回复了,我焦急地打开看,上面写着:“ Jokul ,抱歉了,我病了,其实很久了。

当初上网只是为了让自己活得充实些,没想到遇见了你,我爱你,但却不能答应你什么,所以也就不能见你。告诉你,我也在上海,和你是同一个城市的,我累了———轻舞飞扬。”

丹丹?雨心?我猛然一惊,难道丹丹就是雨心!我匆匆地奔向病房,透过窗户的玻璃,我果然看到躺在病床上的雨心手中同样握着一台手机。

丹丹,为什么不早告诉我!为什么又叫轻舞飞扬?我不要你是轻舞飞扬,我只要你是我的丹丹,我永远的丹丹!我发疯似的闯了进去,我要去拥抱丹丹,告诉她我会永远爱她,陪伴她!天已经很黑了,那个夜里,没有星光..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