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拉钢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冷拉钢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浔城出租车乱象不打表拼客拒载

发布时间:2020-03-04 13:21:32 阅读: 来源:冷拉钢厂家

近期,许多网友纷纷在论坛上吐槽自己的打车经历:不是被拒载打不上,就是打上了被拼客。少数网友甚至戏称:如果你从外地回来,出了火车站、汽车站,想打到一辆规规矩矩打表、哪都肯去的出租车,简直比中彩票还难。九江出租车到底是不是如网友所反映的那样呢?连日来,浔阳晚报记者兵分多路,对城区部分出租车进行了一番探访。

1

高峰时段打车难、拼客多 非高峰时段相对较好

高峰时段

7月6日18时许,为了体验打车难,记者来到九江学院门口,原本热闹的学校此刻显得有些冷清,学生们已经放假,周边的出租车也随之减少。等了5分钟,记者终于看到一辆出租车迎面而来,看见记者招手,出租车立即停了下来,司机对记者说:去哪?记者看到车上有人便说去湖滨小区,可是这位司机摇了摇头称:不顺路。随后,记者继续苦等,这一等就是半个小时,期间有不少载客的出租车停下询问记者是否拼车,可是记者却等不来一辆空车。无奈之下记者只好同其他乘客拼车前往湖滨小区,在车上,一位乘客称:现在高峰期真难打车,我等了10多分钟才等来一辆车。

随后,记者随机采访了不少市民,均表示碰到过打车难的问题。一位市民告诉记者:有些司机高峰期会选择路段,车多人多的路段他们不太愿意去。特别是在下雨天,他们都会选择简单的路线跑,拼一趟车远比跑中心城区划算。另外还有一名余姓市民告诉记者:打车为的就是节约时间,可是如今司机为了拼车已经在浪费我们的时间了。昨天早晨,为了上班不迟到,我从开发区鹤问湖壹号小区打车前往南湖公园,刚一上车司机就问是否能拼客,我当时没想太多就同意了,没想到司机刚开到大润发超市门口时就将车靠边询问路边市民去哪,随后这名司机又多次走走停停,以往只需30分钟昨天开了45分钟,导致我上班迟到。

另外,还有一名市民开着玩笑告诉记者,现在的出租车司机到了下班高峰期都是眼观八方,他们时刻在搜寻前方,只要一有人在路边等待,他们就会立即上前询问,浪费乘客不少时间。这名乘客认为:我们打车就是为了能节约时间,如果有时间,我们还不如坐公交车。起初,对于拼车许多市民都十分理解,可是如今拼车却成为他们心中的痛。如果不是出租车难打,谁会去拼车,既然拼车已经成为事实,那么为什么不能有个良好的拼车环境?市民张先生如是说。

非高峰时段

7月6日10:25~11:30,记者在主城区分别打了4辆出租车。这一时间段处于非高峰时段,路面上出租车空车较多,虽然天空下着蒙蒙细雨,但记者体验的情况都还不错,没有出现拒载、不打表、拼车等不文明现象。

10时25分左右,记者在九九商城公交站台附近搭乘一辆牌照为赣GX8287的出租车。记者注意到,车内存在的问题是,乘客前方本应摆放的城市客运服务资格证不见踪影。在打到此辆出租车时,记者向司机报的目的地是大中大,不过,在中途,记者又表示想改道去一七一医院。对于记者改变线路的要求,司机没有表示不满,仍将记者送往了一七一医院。

10时40分左右,记者又在庐峰东路一七一医院门口打上了车牌号为赣GX8472的出租车,前往烟水亭。中途记者打开水杯喝水,恰巧此时车流量较大,司机一个刹车,水杯险些打翻。注意到这一情况,司机立马询问记者有没有事,并放慢了车速。虽然司机能照顾到乘客乘车时的舒适性,不过在尝试拼车时,也有一些不规范的地方。当时车辆接近四码头红绿灯路口,司机看到路边有人在打车,便停下来询问其去往何处。当得到的回答是锁江楼后,司机称不顺路并没有搭载该乘客。然而,在尝试此次拼车之前,司机并没有询问作为一名乘客的记者是否同意。

11时10分左右,记者从沃尔玛打上一辆牌照为赣GX7376的出租车返回报社。虽然两地相隔较近,打表仅起步价,但记者随机拦停的出租车没有拒载、没有不打表,按照要求将记者送往目的地。

2

出租车变定线车挑客还不打表

汽车站

7月7日10时,九江长途汽车站出租车候车专用车道,10余辆出租车在此候客。

排在最前面的是空车赣GX8023,这时一名女孩正准备上车。该司机连忙问道:去哪啊?女孩回答:去三里街。该司机称去三里街要10元,女孩无奈地说这么贵啊,然后上了车。

去火车站多少钱?10元。

这么贵?不打表吗!印象中打车到火车站只要起步价,出租车司机如此要价令人有些愕然。

打表不去,你找别的车!司机表态很果断。记者在长途汽车站出租车候车点站了1个多小时,发现出租车不打表、拼客是常态,拒载、索高价也有不少,比如,从火车站到三里街要10元,到市第一人民医院总院要30元,到职业大学要15元。

然而更让人惊讶的是一辆车牌号为赣GX8795的出租车,该司机在候车点停了将近4分钟,多名乘客准备上车都在被他问了地点后赶下了车,一时间候车点拥堵了起来,后面的出租车不断鸣笛。随后,在道路运政岗亭工作人员的催促下,该出租车才走。

虽然在运管局的工作人员的监督下,拒载的事情在候车点没有发生,但是在出租车候客专用道的中段部分还是会出现拒载、拼客、索高价、不打表的现象。

一名白发苍苍的老奶奶在候车点候车,这时一名司机问老奶奶去哪并将其拉到候客专用道的中段部分,在问了老奶奶去哪后,该司机又以不去为由叫其找别的车辆,老奶奶在附近问了几辆出租车都遭到拒绝后,又回到了候车点,准备再询问出租车司机时,运管局的工作人员看到后,帮老奶奶拉开了一辆出租车的车门。并告知老奶奶不要问司机去不去哪里,直接上车就是了,这样老奶奶才成功坐上了出租车。

还有一名乘客在候客专用道的中段部分问一辆车牌号为GX7250的出租车:火车站去不去?,该司机见状连说:走,走,走。该司机一边示意乘客先上车,一边说:再拉一个,凑够两个就走。然后在往出站口的路上沿路叫客,在没有人响应的情况下,在候车点停了两分钟,最后拉上两名乘客后才走。

火车站

虽然近段时间以来,在相关部门的齐抓共管下,九江火车站出租车营运市场采取规范化管理,载客、拼车、不打表等违规现象有所遏制,但当记者7月8日再次来到九江火车站出站口路段时发现,出租车拒载、拼客、索高价、不打表等的现象仍时有发生。

据市民介绍,之前,火车站出站口常常会有大量的出租车集聚等活,每当一趟列车旅客出站时,候客的出租车司机便会蜂拥而至,围堵旅客、不打表、漫天要价等行为比比皆是,造成火车站出租车营运市场混乱不堪。而7月8日,记者在火车站出站口看到,没有出租车扎堆候客的现象,除了火车站内停放的4辆出租车外,其他出租车多为过路客,平均每辆出租车由进口至出口的等待周期为5分钟,而每当打车旅客上前询问车价时,出租车司机也都回应打表计价。火车站出租车营运市场的改观,不但缓解了旅客滞留、出租车扎堆的状况,更加速了旅客出行的效率,维护了城市形象。

然而,并非所有的出租车司机都能自觉遵守相关营运准则,出租车坐地起价等现象还是时有发生。8日上午10时许,当记者走向火车站出站口时,几名在火车站广场内等候多时的出租车司机围了过来,并不断询问记者去哪。记者表示要前往市规划院,一名出租车司机随即表示上车吧,去那里10块钱。当记者质疑车资时,另一名出租车司机上前说:10块钱啊?根本到不了,要15元,那里是单行道,他还没开张,10块钱便宜你。记者以要价过高而拒绝,随后记者询问了一辆车牌号为赣GX7445的出租车司机,该司机也明确表示,从火车站前往南湖支路市规划院,要价10元。最后,记者上了一辆过路出租车,司机明确表示打表,并在8分钟后将记者送达市规划院,车价5元。

■ 记者 刘翰 黄泰 高明磊 吕敏 余超/文 徐田刚/摄

运管部门工作人员在火车站督查出租车秩序。

吉林工服订制

莱芜订做防静电工作服

济宁西服定制

潍坊定做劳保工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