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拉钢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冷拉钢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华调查又一个护士节来临记者走近这一群体【消息】

发布时间:2020-09-16 02:22:30 阅读: 来源:冷拉钢厂家

又一个护士节来临, 记者走近这一群体 ——

多方呵护, 托起“天使”的翅膀

十日,赣榆中等专业学校护理专业的准护士们在为市民测血压。 司伟 徐妮摄 视觉江苏网供图

题图:10日,民警向南京儿童医院护士送上鲜花,祝她们节日快乐。 姚 宏摄 视觉江苏网供图

新华调查

5月12日是第106个国际护士节。护士,被称为“白衣天使” “提灯女神”。东南大学附属中大医院刘必成教授曾为“白衣天使”们写了一首诗:“不想称你为天使/太累/每天都要扑棱着翅膀/天上飞/……”记者近日走近这一群体,探访她们内心的柔软与坚强。

急诊护士,患上焦虑症

急诊护士王欢8年前从南京中医药大学毕业,现在省人民医院妇幼分院工作,每天为病人进行静脉输液,一天要服务200多位病人。“最怕给孩子打针。”王欢告诉记者,一般情况下,5岁以下的孩子挂水最多,1岁以内的也不在少数,“给孩子打针是最难的,因为孩子的血管很细,而且身体动得厉害,大多又不听指挥,总会有一针打不上的情况,这时候大多数家长就不干了,骂你都是轻的,还有家长直接动手的。”

跟王欢一样,儿科护士打针的压力也非常大,几乎没有没被骂过的。王欢苦笑着说,埋怨两句还好,有的家长甚至直接威胁“你要是打不上,我就打你!”这种情况下,护士们一般都是自己“消化掉”,实在情绪受到影响,就换其他护士顶上,“绝对不能跟患者和家属吵,只能自己躲起来默默地哭。”有时碰上实在是无理取闹,摔桌子、打人的家属,护士只能报警。

一次,一位女患者要找妇科医生,王欢按惯例询问她病情,女患者随即大骂,“说我侵犯她隐私,骂了我半个小时,我还一个劲儿地道歉。”后来,女患者又向医院进行投诉,尽管王欢做法符合工作流程,但她只能再次致电道歉。不久前,王欢觉得自己身体不舒服,到脑科医院检查发现,自己得了焦虑症。

王欢的故事不是个案。广州中山大学附属第二医院曾对急诊科护士的心理状况进行调查,结果表明:急诊护士普遍敏感、抑郁、焦虑,存在较严重的心理障碍。一项全国护理工作问卷调查显示:近九成受访护士劳动强度高,长期处于紧张和应急状态,心理压力大,造成疲劳、失眠、食欲不振、烦躁、情绪失控等症状。

尊重不够,职业认可度较低

“职业不被理解和尊重”,是另一个让护士群体“寒心”的地方。

“护士的社会地位和社会认可度还是比较低的。”省人民医院妇幼分院急诊护士长王娟说,护士的专业性很强,过去只有中专文化的护士占多数,如今本科、硕士学历的已非常多,甚至还有博士学历的护士。而大多数人对护士的了解,还等同于“护工”或者“保姆”,甚至在医院有人直接就喊“服务员”。

“做完手术,病人和家属更多的是感谢医生和麻醉师,很少会感谢手术室护士,其实,我们做的也很多。”南通大学附属医院手术室护士总长姜云告诉记者,手术室护士对专业性要求极高,“首先没有一例疾病是一模一样的,不同的医生手术方式也不同,一名手术室护士,不仅要掌握手术原理,还要了解医生习惯,配合默契的手术室护士甚至能在医生做下个操作前就准备好相关器械。有的时候,手术准备工作比一台手术的时间更长。”而这些,手术台上已经被麻醉的患者和手术室外的家属并不知道。

姜云介绍,一名合格的手术室护士,要培养整整一年。而一个能上心脏手术的护士,必须要有5年以上的工作经历。她告诉记者,护士的技术和职业领域相当宽泛,不少省内医院已经出现护士专科门诊,由护士直接对病患进行健康指导。“其实,我们不要求什么回报,只要患者和家属能理解、认可,我们就知足了。”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美国、日本的学者通过对医护人员的心理健康状况调查研究,提出了“身心衰竭综合征”概念,即医护人员因心理能量在长期奉献给别人的过程中被索取过多,而产生的以极度身心疲惫和感情枯竭为主的综合征,具体表现为自卑、职业厌恶等,导致部分医护人员的身心健康失衡、心态偏差甚至人格异常。研究者表示,这类心理失衡不仅会大大削弱护士的工作积极性,对患者和护理工作失去热情,只是消极被动地执行医嘱,而且极易造成工作失误,出现医疗事故。

多方呵护,提升职业荣誉

在上海市“十大最累”职业调查中,护士位列第二。护士工作既苦且累,导致人员流失率居高不下。省政协委员、南京市儿童医院院长黄松明多次在省两会的小组讨论现场“诉苦”,坦言医院成熟护士流失十分可惜:“以前,谁家里有位护士,都说是‘白衣天使’,很自豪,但现在护士的社会地位或自身荣誉价值是下降的。护士配备不足,直接或间接影响医疗质量。”

在中国医疗自媒体联盟发起人、南通大学附属医院宣传与品牌建设处处长施琳玲看来,修护“白衣天使”受伤的心,最重要的,还是要实现社会对这一群体的理解与信任。上个月,她刚刚在中国护理管理大会上作了专题发言,“护士们不能再做‘沉默’的天使,不仅要将委屈和需求理性地表达出来,还应学会多渠道多形式向社会展示职业特点。信任是建立在认知的基础上的,要让社会重新认知护士的职业价值。”

对此,南京中医药大学曾智教授表示赞同。“护理工作既有服务行业的性质,但与一般服务行业相比更紧张、更繁重,要付出更多。”曾到多所医院进行过压力管理与情绪调节方面讲座的他建议,护士应该有的放矢进行“自我疏导”,培养自我调节能力,寻找合适的减压方法,学会应付各种压力的心理防卫技能。省人民医院就成立了20多人的护士心理学组,为2000多名护士进行心理疏导。

江苏不少医院已为护士专门设立“委屈奖”,多方呵护“白衣天使”受伤的心。专家表示,社会及医院应为护士创造更好的护理工作环境,提高护士的待遇,鼓励护士接受继续教育学习,拓宽打通职业晋升通道,多种方式培养护士的职业自信。

本报记者 付奇 沈峥嵘

真江湖

萌妖传手游最新版

英雄无敌ol下载

古剑奇侠安卓版

相关阅读